第一章陪葬

作者:青年晚报| 发布时间:2022-01-17 17:16:24| 字数:2747

我本不应该诞生于世。

听家里人说我出生之时是个人彘。

五识尽丧,四肢全无,活生生一个肉球,注定活不过几日。

家里人见我这副样子全都手足无措,我妈更是生完我就哭晕了过去。

唯独爷爷还算镇定,面色阴沉的对着刚出生的我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:“天棺镇煞,凭什么夺我孙儿五识四肢,就算硬抢,我也要给你抢回来。”

后来,爷爷带着他的烟斗,消失了整整三天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据说爷爷回来的时候拖着一口巨大的黑棺,浑身伤痕累累,头发银白如雪。

在那之后几天时间,我便神奇的长出了四肢,五识也慢慢恢复,家里人问爷爷这到底怎么回事,他却讳莫如深,不愿提及。

至此,我也跟普通孩童一样,顺风顺水的长到了二十岁。

可是后来与奶奶的一句玩笑话却让我陷入了神秘诡谲的巨大漩涡里,我离那个真相也越来越近……

我从小生活在农村,因为父母比较忙,所以自幼跟爷爷奶奶长大,尤其是奶奶,平时对我甚是宠爱,高中时,奶奶问了我一个问题。

“小肃啊!奶奶要是离开你,你会怎么办?”

那个时候我正在玩游戏,也没在意奶奶说这话时的异样,随口回道:“奶奶要是走了,我就和奶奶一起离开。”

第二天奶奶突然准备了两口棺材,一口她的,一口我的。

父母吓得当天就让我回了学校,并且告诫我以后不许再和奶奶接触。

自那之后,我和奶奶的接触少了很多,但是逢年过节还是会来拜访奶奶。

大四那年,奶奶去世了,走的悄无声息,没有任何征兆,我收到消息后,连忙从学校赶回老家。

奶奶的灵堂就设在院子中,我一进门就看到奶奶那张黑白遗照。

遗照上奶奶脸色铁青,表情严肃,可是我却心里发慌,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奶奶在对我笑。

按照我们那里的习俗,我得看奶奶最后一眼,好让去世的人放心。

棺材打开的瞬间,一股腐烂的味道传来,现在正值夏季,尸体存放不了多长时间。

我看向棺材内,奶奶安静的躺在棺材中,脸色苍白,嘴唇微张,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。

我刚想问爷爷,奶奶是不是有未了的心愿没有说出口。

正当我转头之际,棺材中的奶奶猛地睁开双眼,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我吓得双脚一软,差点尿出来。

爷爷在一边懊恼的说道:“早知道就不让你看你奶奶最后一眼了!这下糟了!”

我不敢动,生怕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,家中所有长辈都围了过来,有的拿来热毛巾敷在奶奶的手上,希望使用这种方式缓解奶奶紧绷的肌肉,好让奶奶松手。

可是却起没有丝毫作用,我妈在一边急的大哭道:“妈!小肃还年轻!你不能真让他随你去吧!您这是想要我们一家人的命啊!”

我突然想起高中时奶奶对我说的话,顿时汗毛倒竖!

难不成……

奶奶真要带走我?

爷爷在一边唉声叹气的抽着旱烟,最后好似做了什么决定,他来到棺材前冲着奶奶的尸体说道:“老婆子!你放心!小肃会和你一起下葬的。”

此话一出,我妈脸色瞬间变的惨白无比,他抓住我爷爷的手,哭喊道:“爸!小肃可是我的命根子啊!你要是让他去陪妈!那我也不活了!”

我爸连忙将我妈拉走,在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,我妈这才停止了哭闹,在一边抹着眼泪。

说来也怪,爷爷的这句话说完,奶奶抓着我胳膊的手就缓缓的放了下去,只是那双眼睛还不肯闭上,直勾勾的盯着我。

回屋之后,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我妈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低声啜泣。

我爸坐不住了,来到我爷爷的面前说道:“爸,你难不成真的想让小肃去给我妈陪葬?”

爷爷也不回答我爸,自顾自的蹲在门口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。

我爸一下子就急了,怒道:“爸!我可告诉你!这件事情绝对不行!”

二叔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,说道:“哥!你这话说的,爸怎么能让小肃去死呢?”

二叔是哥几个混得最好的,在市里开了一家自己的公司,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。

我爷爷站起身,敲了敲烟杆上的烟灰说道:“葬礼继续举行吧,等出了什么事情我再想办法解决。”

奶奶的棺材在院子中一直摆放了三天,第四天的早上出殡。

在出殡之前,全家人在风水先生的主持下,看了奶奶最后一眼,我自然是没有去的,怕再生事端。

看完之后,我就听到风水先生在院子中说道:“老太太死不瞑目,怨气太重,执意下葬的话恐怕要出事。”

爷爷却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出丧吧。”

小时候我经常听爷爷说,他是龙虎山的弟子,年轻的时候云游四方,斩妖除魔,老了才来到这里定居。

可是我从小到大并没有看到爷爷使用任何道术。

平日里最多的就是帮人家看看风水,相相面什么的。

所以爷爷遇到这样的事情看起来也不怎么慌张。

我爸犹豫再三上前问道:“爸,你不是会道术嘛,这种事情你难道处理不了?”

听到这话,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瞬间好像苍老了许多,浑浊的眼神中充满了异样的情绪。

“这件事情我解决不了,至于道术,我二十年前就无法使用了。”

二十年前?不就是我出生那年?

我爸还想再问些什么,可是爷爷已经转身离开了,看着爷爷落寞的背影,我忽然觉得爷爷可能在隐瞒着什么事情。

出殡还在继续,我站在人群的后面,准备送奶奶最后一段路。

清晨的山村显得异常宁静,山间的鸟叫零零散散,似乎在诉说着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
给我奶奶抬棺的都是村子中的壮汉,风水先生做完法事之后,叫来抬棺的人抬棺。

风水先生手持桃木剑,在空中挥舞一番,朗声说道:“起棺!”

八个大汉深呼一口气,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抬棺,绳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,八个人蹲着马步哼唧半天也没有见棺材起来。

二叔见状,有些气愤,抬棺之前可是给了钱的,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收钱不出力!

他只能再准备几个红包,塞入抬棺匠的手中。

可是不曾想,那几个抬棺匠根本不收,原因是这棺材太重了,哪怕是给他们一万他们也抬不起来。

爷爷的脸瞬间变的铁青,他有些气愤的拍打着棺材,大吼道:“老婆子!你这是做什么啊!难不成你真的想让小肃去陪你!造孽啊!”

我听到这句话瞬间脸色惨白,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冲天灵盖。

爷爷叹了一口气,来到我的面前,在我耳边低声说道:“小肃,你奶奶平时最疼你了,对你的话深信不疑,你就骗她说你会去陪她,还是先将你奶奶下葬再说吧。”

我有些害怕的看了爷爷一眼,说道:“爷爷,我这要是说的话,奶奶恐怕真的要带走我。”

之前就是因为一句话,奶奶为我准备了棺材,要是现在再乱说的话,恐怕……

“小肃,算爷爷求你了,你就去和你奶奶说一声,只要你奶奶下葬了,什么事情都没有了。”

我愣愣的看着爷爷,自从奶奶离世,印象中那个爽朗乐观的爷爷似乎已经消失不见。

我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爷爷面对这件事情的无力,我有些恍惚,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,奶奶平时待我极好,见到奶奶这个样子我的心中也很是难受。

算了,那就再说一次谎吧。

我来到奶奶的棺材前,低声说道:“奶,你别着急,小肃过两天就去陪您,您就先走一步吧。”

说完之后,我连忙退开好远。

爷爷招来抬棺匠再次抬棺,这次抬棺匠轻而易举的将棺材抬了起来。

见到这一幕我如坠冰窟,我总感觉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我一路相陪来到墓地,亲眼看着奶奶的棺材被埋入土中,见此家里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

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果然当天晚上就发生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