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穿越重生,遭遇毒杀

作者:葱白| 发布时间:2022-07-26 15:08:40| 字数:2055

东黎国,元丰六年冬。

九王府地牢最深处,铁锈夹杂着血腥味充斥着整个空间。

黑暗中,伴随着一道婴儿的啼哭声落下,铁架上绑着的女人奄奄一息,鲜血顺着大腿如注而下,不远处闪起了光亮。

“九王府正妃,与下人私通祸乱府纪,今生一子,一并赐死,黎姐姐你可认罪?”白泠身着青莲秀水裙,腰间珠玉盈盈,头上的翡翠珠花叮当作响,一双镶金的碧水鞋衬得格外贵气。

女人在众人拥簇下走近苏黎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里尽是讥笑和嘲讽,她随手拿起炭火上烧的通红的铁板,高温像是个会吃人的妖怪,连同白泠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。

闻声,苏黎身上的铁链哗哗作响,她提起力气看向地上的孩子,嘴唇蠕动像是在说些什么。

“啊!”下一秒,惨叫声彻响,一缕白烟伴随着烤焦的气味升起,苏黎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,脸色苍白得吓人,嘴角溢出鲜血,但依旧直勾勾地看向孩子。

“孩子......还我孩子!”

白泠将手中的铁板扔掉,巨痛也没让苏黎想自己求饶,她冷笑,“死到临头还惦记着那个小畜生,既然你这么在意,那今天我就要让你亲眼看着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宝贝疙瘩是怎么死的。”

老婆子上前抱起孩子,苏黎神情一紧,心像被刀剜一样疼。

“别动我的孩子,放过他!”她虚弱开口,但无济于事。

老婆子将孩子呈现在白泠眼前,女人的眸光瞬间像是淬了毒一样,杀意显现,这男婴双眸呈现淡紫色,同九王墨修一模一样!

苏黎这个贱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爬上了墨修的床,竟然一次就怀了他的孩子,眼见自己诬陷编造苏黎与下人私通的谎言要落败,白泠心中杀意更甚。

她伸手扼住婴儿的脖子,不断加大力道,“丞相府嫡女又如何?九王府正妃又如何?生了王爷的嫡长子又如何?苏黎啊苏黎,看看你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,还不是败在了我白泠手下,放心,我这就让你们母子团聚。”

婴儿的啼哭声逐渐变弱,苏黎的心就像死了一样,逐渐沉寂。

“不要!”她声嘶力竭的低吼,双眼红的吓人。

白泠满意放手,将没有呼吸的襁褓仍在苏黎脚下,“去把她放下来,让她们母子好好团聚。”

“哦对,黎姐姐忘记告诉你了,你心心念念的王爷正是今天班师回朝,阿修哥哥只是听我说你与下人私通产下一子,就第一时间将你赐死了呢,怎么样,开心吗?”

铁链滑落,苏黎从架子上摔下,全身震颤,她拼尽全力将唇色铁青的孩子揽入怀中,“对不起,都是母亲没能力保护好你!”

九王墨修,苏黎爱慕已久的男人,孩子的亲生父亲,竟然只听信他人只言片语就赐死了他的骨肉!

一股股窒息感冲击着大脑,苏黎低头看向怀中同墨修有八分相似的孩子,她抑制不住低声嘶吼,墨修他好狠的心。

不甘与悲愤交织,身体上的疼痛袭来,这长达九个月的折磨让苏黎难以支撑下去,一旁的侍卫受白泠指示,冲着她后腰刺进一刀毫不留情,苏黎只觉眼前一黑,径直倒了下去,再没了生机。

一旁的白泠见冷笑“把那个孽畜丢去后山喂狗,不许让王爷看到。”

“是,侧妃。”

婆子受命上前,伸手向前拉扯襁褓,原本没了生机的苏黎却突然睁开了眸子。

刹那间一股寒意袭来,渗透人心的冷,凤眸染上了生机还带着深蓝色,有晶莹剔透之感。

突然,后者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,就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温度,“咔嚓!”一道清晰的骨骼断裂声响起。

“啊!”伴随着的是老婆子的尖叫,她踉跄跌坐在地上,额头上浮起一层虚寒。

电光火石之间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被折磨不成样子的苏黎!

“敢动我,找死!”

苏黎一双变得湛蓝的眸子冷漠的扫视着周围的一切,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紧紧抱着孩子,而后死死盯着白泠。

“反了你了苏黎!竟敢出此毒手,今天我定要你万劫不复,去死!”白泠隐隐不安,被她折磨这么久的女人怎么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女人聒噪的声音扰的苏黎闭上了眸子,脑海中闪现出她身死时毁天灭地的大爆炸场景,然而下一秒她就穿越到了垂死的王妃体内!

作为四十世纪天山玄医一脉唯一的女家主,十四岁继任,二十四岁已成为天下第一医者,超凡常人的心境让她此刻没有乱了心神,接受着涌进来的陌生记忆。

苏黎,王府弃妃,遭受惨绝人寰的十月折磨,产子后被杀死,和她同名同姓,现代的自己因为追杀而身死后意外穿越过来,天无绝人之路,老天给了她第二次活命的机会。

苏黎再次睁开眼时,湛蓝的眸子闪烁着银色光芒,她尝试催动上一世体内的真气,逐渐萦绕在周身续命。

好在,这看家的本领没有丢。

“给我一起上!就地处死苏黎!”白泠掩盖住惊慌愤恨开口,娇贵的她侧身往后躲着。

手持利器的壮汉虎视眈眈,逼近苏黎。

“哼。”苏黎眸子中闪过嗜血的意味,抬手轻拭嘴角的鲜血,余光扫到怀中婴儿脖子上那触目惊心的紫色掐痕,心猛的一痛。

“呼……”安抚着心中那道属于原主的情绪,“孩子有救,放心吧。”她将真气慢慢送入婴儿体内,通心肺,过六脉。

而后,地牢内响起了一道微弱的啼哭声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,都给我上杀了他们!”白泠意识到孩子没死,大惊失色。

苏黎眉头紧蹙,她抓准时机,朝着向他扑过来的壮汉就是一脚,随后身子右侧,躲过了另一虎爪,空出右手,蓄力,快准狠,猛劈在了大汉右颈处。

那人直直倒下,苏黎轻蔑一眼,若不是原主身体素质太差,她有绝对的把握,刚才一击就叫他丧命。

“白泠,今天谁取谁的命,可还不一定呢。”苏黎阴冷的声音落下。